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要聞 > 如何殺死一家社會企業? ——逆向思維看本土社會企業發展
        如何殺死一家社會企業? ——逆向思維看本土社會企業發展

        2018-04-17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于俊如


        當日,社會企業學院(中國)在北京啟動
         

        魏文鋒列舉本土社會企業的九大發展障礙

        4月10日,一場逆向思維游戲正在北京圓恩空間展開,主題是“如何做,能讓社會企業死掉?”來自中國和蘇格蘭兩方的社會企業代表、專家、社會影響力投資者、政府代表與相關同仁,每五人為一組,討論熱烈。

        其中,以“老爸評測”創始人魏文鋒為代表的五人小組列出了9個方面的信息,這些信息基本涵蓋了當前本土發展社會企業所面臨的主要問題。

        這種逆向思維游戲的模式來源于社會企業學院(蘇格蘭),游戲目的是通過這種交流學習的形式,幫助大家去直面討論所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分享壓力。這種形式在5年的實踐中被證明是最有效的。

        “可以說作為一個社會企業,我們做了自我革新,自我創新,并開始復制這一成功的模式。我們在每個國家找到一個合作伙伴,把我們的系統、體系、方法論、商業模式、產品分享給當地的合作伙伴。”英國國際社會企業學院主任薩姆·邦伯(Sam Baumber)介紹道。

        當天,在同一場合,社會企業學院(中國)也正式啟動,標志著中國社會組織從單純依賴捐贈的模式向市場化模式全面轉型。英國蘇格蘭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親自為啟動儀式剪彩。

        “社會企業在當下中國尤其具有發展意義。”在北京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主任、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袁瑞軍看來,無論是國家的購買服務,還是稅收優惠政策,對社會企業的發展都十分有利。

        倍能中心執行主任張菊芳也指出,在中國,已經有大量的企業和社會組織在殘障、養老、環保和農村社區發展等方面嘗試用社會企業方式解決龐大的社會問題,但是在相關政策研究倡導、行業發展引領、服務體系建設等方面還亟待學習和發展。

        在此背景下,社會企業學院(蘇格蘭)與中方合作伙伴達成戰略合作關系,將共同合作開展支持性活動,幫助中國一批社會企業及社企專家、實踐者的能力建設與可持續發展,為幫助構建中國社會企業生態支持體系貢獻一份力量。

        “老爸”眼中的社企“殺手”

        沒有商業模式、沒有投資或者融資、吸引不到人才、沒有找到用戶和需求、國外的機構在中國發展水土不服、企業管理者的作用、得不到政策支持、道德綁架舍本逐末、缺乏有價值的產品或服務和創新——這是魏文鋒在游戲上總結的9個社會企業會“死掉”的可能原因。

        “沒有商業模式”首當其沖。

        在魏文鋒看來,社會企業首先是企業,企業就要有商業模式,商業模式不好的話,這個社會企業遲早“玩完”。當然,如果有資本愿意投資融資,企業也可以跑很久。“要么有很好的商業模式,一出生就能賺錢,要不然就有一個‘金主’拼命給你錢。”他說。

        據了解,魏文鋒發起的“老爸評測”,其商業模式跟業務息息相關,他們遵循三個標準——發現問題,驗證問題,解決問題。他們售賣經其檢測的無毒產品,并公布其他同類無毒產品供消費者選擇。

        “2017年,企業的營收已經達到了4000萬元,今年計劃翻一倍。”魏文鋒說這話的時候,信心十足。

        其次是政府支持。

        運營一家以檢測為主的社會企業,魏文鋒有著自己深刻的體會,他說:“我們做檢測,曝光這個、曝光那個,如果踩了‘紅線’,很容易被搞死。”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旦影響力足夠大,反而也可以與政府展開合作。目前,“老爸評測”已經成為浙江省質量監督局設立的消費品風險監測點之一,檢測出來的有毒產品可以通過這個點提交。

        “老爸評測”創立的初衷是因為魏文鋒懷疑女兒用的包書膜質量有問題,于是,這位40歲的父親,為了女兒“憤青”了一把。他選取樣品,自費到國家級安全檢測中心檢測,結果顯示7樣樣品均含強致癌物。

        隨后,他建立了“老爸評測”微信公眾號,找電視臺的朋友拍攝了“老爸評測”紀錄片——《有毒包書皮》,聯系媒體曝光,想以自己的行動來影響更多的人,讓更多的孩子遠離毒害。之后,魏文鋒從之前的公司辭了職,帶著幾個“90后”專心做“老爸評測”。

        在其后的發展過程中,他們先后檢測了學校的塑膠跑道,推動了校園塑膠跑道檢測的全國性浪潮,形成了全國的社會性事件;檢測了廚房用品,發現白色的清潔擦是甲醛嚴重超標的;最近又發現藍莓果醬有核輻射,是1986年遺留下來的問題……

        “我們經常干一些給政府查漏補缺的事情。”魏文鋒說道,“檢測完之后,很多媽媽擔心荷蘭、歐洲進口的奶粉也有問題,然后我們就去做奶粉的檢測。沒想到來自馬來西亞、香港、新加坡的家長,居然也給我寄來奶粉讓我檢測,好像我們在全球都有了影響力。”

        再次是管理者。

        在魏文鋒看來,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是最高領導者,能夠把各種各樣的資源組織、運轉起來,找到人才、資金、商業模式,把產品、服務做好,把團隊帶起來。但很多企業沒有很好的領導人在后面支持它。

        最后是道德綁架,舍本逐末,也會把社會企業“逼死”。

        魏文鋒自嘲“都被道德綁架好幾回了”,有人把社會企業說得很高尚,一沾錢就覺得不舒服。

        先趟出路,再畫地圖

        那么,到底什么樣的企業才是社會企業呢?采訪中,《公益時報》記者并沒有得到統一的答案。

        從學術角度而言,現有研究中有三種界定社會企業的流派——社會目標優先派,社會商業均衡派,社會目標唯一派。

        社會企業學院給出的定義,是“處于純商業企業和非營利組織之間的一種多元混合體,兼具企業的運作模式和社會組織的價值理念”,認為社會企業要有社會目標和社會價值,通過商業手法運作,賺取利潤用以貢獻社會,所得盈余用于扶助弱勢社會群體、促進社區發展并維持社會企業本身的可持續發展。

        而人大尤努斯中心發在微信公眾號的《中國社會企業界定框架:從二元分析視角到元素組合視角》一文提出用“企業家精神”的視角判定社會企業和劃分社會企業類型,從而克服“用商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這種二元視角所造成的誤解和偏見。

        該文給出的定義是:社會企業是用符合企業家精神的手段解決社會問題,同時社會目標不會輕易產生漂移的組織。更加完整的定義是:社會企業是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組織使命,具有識別由政府和市場雙重失靈帶來的變革機會的能力,具有不同于傳統公益慈善的創新的問題解決模式,并且具備行為或機制來保障對商業目標的追求不會損害社會使命的組織。

        從實踐角度而言,魏文鋒作為社會企業運營成功的代表人之一,認為社會企業就是用商業手段實現公益的目標。“判斷它是不是社會企業,主要是看企業的使命和愿景,有沒有自我造血、自我運營的一個商業模式,真的是在解決一定的社會問題。”他認為,“在政府調控手段和經濟自我調控的手段都失靈的情況下,暴露出來的問題才是真正的社會問題,比如自閉癥兒童等。”

        以“老爸評測”為例,企業的運營目標是希望將來的某一天,中國市場上的產品都有一個讓人放心的標識,能出臺一個驗證評估的方法,并且有一套體系約束廠家。這樣,老百姓再也不用為食品有沒有農藥、大米有沒有鎘超標等問題擔心。

        “用時間換空間,我相信這個夢想終有一天會實現。”魏文鋒說,“社會企業雖然沒有政府直接參與認定,但單靠民間組織形成的概念也是百花齊放。就目前中國社會企業發展情況來看,還沒有必要統一,要先多多接納更多的企業。”

        這個觀點在集體討論中也占據了主流,不少人認為,在中國往往實踐先走出來,監管方再“畫地圖”。

        北京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主任、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袁瑞軍則認為,研究出一套適合全國的影響力測評標準、認證標準是未來的方向。據其介紹,2015年成立的中國社會企業聯合會,已經有129家社會企業獲得了其認證。

        不會簡單復制國際模式

        蘇格蘭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表示:蘇格蘭政府高度重視社會企業給世界帶來的價值與影響力,SDI(蘇格蘭國際發展局)、蘇格蘭企業及HIE(蘇格蘭高地與群島企業發展署)均參與支持學院的國際發展工作,同時為其注入外來的蘇格蘭投資銀行和“重點工程”投資資金。

        她特別指出,社會企業學院長期評估和分析如何為其他國家社會企業生態系統提供支持,而不是用模式替代其自身發展。

        據介紹,社會企業學院(中國)未來將致力于培養中國新一代有市場競爭力的社會企業,通過系統化的培訓,幫助企業、社會組織、資方或個人建立社會企業,并使其擁有可持續自我造血功能,能通過交易實現財務可持續,并利用資金與資本持續服務相關領域社會問題,達到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最佳融合。

        作為社會企業學院(中國)的代表,張菊芳指出,在中國,已經有大量的企業和社會組織在殘障、養老、環保和農村社區發展等方面嘗試用社會企業方式解決龐大的社會問題,但是在相關政策研究倡導、行業發展引領、服務體系建設等方面還亟待學習和發展。社會企業學院將作為中國、蘇格蘭、英國乃至印度、南非等國社會企業家之間的橋梁,匯聚中外社會企業家的智慧,共同推動中國社會企業生態系統的建設,以提高社區服務的有效性。

        ■ 本報記者 于俊如

        亚洲AV中文字字幕乱码
        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