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要聞 > 騰訊匯報99公益日“戰況” 1268萬人次捐款8.299億元,加配捐超13億元
        騰訊匯報99公益日“戰況” 1268萬人次捐款8.299億元,加配捐超13億元

        2017-09-12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上周末,第三屆99公益日落幕,從整體數據上看,今年的99公益日又一次刷新國內互聯網募捐紀錄。

        騰訊方面數據一覽

        騰訊方面給出的數據顯示,2017年9月7日到9日期間,騰訊公益平臺共動員1268萬人次主動捐出8.299億元善款,為6466個公益項目貢獻出力量。相比去年同期的677萬人次捐贈,今年的網友捐款金額達到去年的2.72倍,參與人次達到去年的1.87倍。

        9月7日,99公益日啟動第一天,不到1分鐘時間里就有近2萬人次網友慷慨解囊,善款沖破860萬元。10分鐘后,捐款人次快速攀升至169萬,一下翻了100多倍;善款也由861萬元一舉沖至1.3億元。由于海量愛心捐款蜂擁而至,9月7日上午,騰訊公益系統一度出現不穩定的狀況,但很快在技術團隊搶修下恢復正常。

        截至9月7日晚12點,捐款人次已達543萬,善款金額達3.06億元。僅一天時間,就一舉打破去年99公益日三天(捐款總額3.05億元)總和。

        9月8日一早,捐款人次和捐款金額平穩上升,截至當晚24點,兩日累計吸引940萬人次,愛心善款也激增到5.48億元。

        最終,9月7日至9日三天內,99公益日共動員1268萬人次捐款8.299億元,加上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的2.9999億元配捐,以及愛心企業配捐成功的1.77億元,此次99公益日善款總額超過13億元。

        本次99公益日共有6466個公益項目得到幫助。其中,教育助學類項目得到了最多的牽掛與支持,在籌款金額中占比31.9%,其次分別是疾病救助類27.42%、扶貧救災類9.67%、環保及動物保護類6.51%。

        另外,今年有300多家愛心伙伴加入99公益日愛心陣營,成為場景化公益的重要平臺。恒安集團嘗試“中國企業互聯網公益實驗室計劃”,全國超3萬家門店傳遞公益;華潤萬家全國2833家門店支持市民隨手捐支持貧困母親保護傳統手工藝;在一汽大眾全國的4S門店,可以隨手小額捐贈創未來環保項目;周大福全國2000家門店,攜手消費者一起守護中國最瀕危水鳥及其棲息地;超過2000萬個順豐文件封和快遞膠袋也在持續傳遞愛心。

        除此之外,小紅書、回收寶、轉轉、映客、微拍堂、富途證券、悅動圈、快手等騰訊生態企業也以趣味性的形式首度加盟,力圖展示全民公益的形態。

        騰訊管理層怎么說

        9日,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通過一封全員公開信表達看法,他們認為,“99公益日已經不僅是行業里的公益狂歡,更是推動全社會匯集了一股從指尖到心間的公民力量”。

        騰訊主要創始人、騰訊基金會發起人兼榮譽理事長陳一丹則表示,通過越來越多“場景化公益”的構建,中國人的公益行為已超越單純的捐款,而是主動滲透到了生活之中。愛心不再是單純理念,更成為了一種生活方式。

        如何看待已經舉辦了三年的99公益日,騰訊基金會秘書長翟紅新表示,99公益日希望呈現的并不是宏大的數據,而是讓公眾體會到公益的快樂,她說:“99公益日的真正作用是放大公益項目、機構的影響力,來讓公眾真正關注和參與進來,以更多方式去支持有需要的人和事。”

        “騰訊公益將繼續完善透明披露機制,包括公益機構的披露、項目的披露、資金使用、愛心志愿者反饋等”。騰訊公司高級副總裁、騰訊基金會理事長郭凱天表示,99公益日配捐結束后,騰訊公益團隊會繼續完善自身的平臺和機制,也希望未來有機會跟行業專家、媒體共同探討這些問題。

        13億善款流向引關注

        《慈善法》規定,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應當定期向社會公開其募捐情況和慈善項目實施情況。

        針對超過6個月的公開募捐,要求“至少每三個月公開一次募捐情況,公開募捐活動結束后三個月內應當全面公開募捐情況”;針對實施周期超過6個月的慈善項目,要求“至少每三個月公開一次項目實施情況,項目結束后三個月內應當全面公開項目實施情況和募得款物使用情況”。

        和《慈善法》同時實施的民政部部門規章《慈善組織公開募捐管理辦法》規定:慈善組織應當加強對募得捐贈財產的管理,依據法律法規、章程規定和募捐方案使用捐贈財產。

        確需變更募捐方案規定的捐贈財產用途的,應當召開理事會進行審議,報其登記的民政部門備案,并向社會公開。

        慈善組織應當依照有關規定定期將公開募捐情況和慈善項目實施情況向社會公開。

        據了解,作為99公益日活動發起方,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在今年5月發布了“透明披露”產品組件,對社會組織需要披露的內容和頻次做出了明確規定,其中包括了募捐金額、善款支出數據和執行報告等方面,便于公眾清晰了解所募善款去向和公益項目進度。透明度組件與今年99公益日準入機制進行綁定——沒有按要求作出完整信息披露的社會組織,不具備參加99公益日的資格。

        據了解,截至今年8月,參與去年99公益日的3643個公益項目,有3285個進行了善款執行信息的披露。其中,已經完成善款執行的有1672個項目,占比為45.9%。

        而針對今年99公益日,基金會中心網將組成善款使用信息跟蹤團隊,從慈善組織信息、捐贈人信息、善款支出信息三方面跟蹤99公益日善款流向。

        其中,慈善組織信息包括善款接收方、項目發起方、項目名稱等,捐贈方信息主要包括配捐機構名稱、配捐金額等,善款流向將追蹤支出金額、支出進度、善款用途等描述,以及每一次善款信息披露時間點,從而來評估信息公開的內容和頻率是否符合《慈善法》等相關要求。

        另外,按照《慈善法》規定,2018年上半年,所有慈善組織需要向社會公開2017年年度工作報告和財務會計報告,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的財務會計報告須經審計?;饡行木W將對照與99公益日中的信息進行對比。

        基金會中心網計劃于2018年年中,發布第三“99公益日善款收入和支出分析報告。同時,基金會中心網將根據《慈善法》以及《慈善組織公開募捐管理辦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要求,建立在線信息公開專題頁面,關注并及時公開99公益日所募善款在具體公益項目中的使用情況。

        (綜合騰訊、中青在線消息)

        記者觀察:

        配捐資金被“秒殺”,騰訊平臺數據存疑


        深夜3點還在不斷出現的低額捐贈,而該項目捐贈欄中并沒有“1.99元”的默認選項,也無法在其中直接輸入小數點

        ■ 本報記者 菅宇正

        首日觀察:

        有基金會自行配捐,

        騰訊配捐比例走低

        99公益日第一天,騰訊總計9999萬元的配捐資金在臨近中午時全部用完,累積幫助項目6000個,而晚間9:09分驚喜時刻中的666.66萬元也在數分鐘之內被87個項目瓜分。截至9月7日晚間10:38分,騰訊公益平臺顯示,首日捐贈人次超過538萬,捐贈金額超過3.15億元。

        首日,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累計籌款金額超5692萬元,捐贈人次達到75萬,其中“9958愛心病房”項目籌款總額超812萬元(包含驚喜時刻配捐金額),獲得騰訊配捐123萬元,企業配捐資金16.9萬元,成為首日基金會籌款和單項籌款的雙料“冠軍”;阿拉善SEE基金會共有6個項目入圍籌款前99名,其中“留住長江的微笑”項目共籌集資金超過204萬元(包含驚喜時刻配捐金額),騰訊配捐超15.8萬元,而6個入圍項目累計獲得企業配捐超過375萬元,為首日攬獲企業配捐資金最高的基金會。

        本報記者發現,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的“兒童素養教育計劃”項目首日獲得企業配捐超113萬元,而該“企業”方即為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本身,此外,還有包括中國扶貧基金會、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深圳慈善會、陜西省慈善協會等為機構自有項目進行配捐。

        《公益時報》對首日籌款前99名的項目籌款金額進行計算,以期得到每個項目公眾籌款與騰訊配捐的比例關系,即各項目需要多少元的公眾捐贈,才能獲得1元騰訊配捐。通過比對發現,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下設的“送春蕾女生成長禮”項目是首日最難獲騰訊配捐的“苦主”,該項目共籌集資金64.79萬元,騰訊配捐資金為1.1萬元,意味著該項目每接收62.65元公眾善款,才能獲得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1元的配比資金。

        此外,記者發現個別項目存在配捐總額與籌款總額不符的現象。

        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鋼絲善行愛心大粵行”項目首日累計籌集資金120.8萬元,但據騰訊公益平臺項目頁面顯示,該項目獲得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配捐資金113.3萬元,獲得騰訊基金會配捐資金超11.8萬,兩者相加已超過該項目顯示的首日籌款總額。而阿拉善SEE基金會下設的項目也存在類似情況。

        次、末日觀察:

        “詭異”的捐贈記錄

        99公益日第二天臨近尾聲時,據《公益時報》記者統計,前兩日共有942萬人次捐贈5.59億元善款,而第二日1億元的騰訊配捐資金也在半小時內即宣告“清空”,共幫助6207個項目。與首日538萬捐贈人次、3.15億元捐贈資金的數據相比,第二日增速有所放緩。

        值得關注的是,在許多項目的捐贈明細中,出現了令記者感到費解的捐贈行為。

        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兒童素養教育計劃”在第二日共有50727人次參與捐贈,項目累計籌集資金超441萬元,獲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配捐220.4萬元,獲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自行配捐116.3萬元。但在該項目的捐贈流水中,出現了相同ID間隔僅有1至2秒的重復捐贈。

        而中華兒慈會“為那一抹難忘的純凈”項目第二日共籌款267.9萬元(包含驚喜時刻配捐資金),獲得騰訊配捐資金76.2萬元,第二日籌款排名第9。記者截取該項目最新捐贈明細,也發現一個有相同名稱的ID在同一時間段內反復進行捐贈,且絕大多數捐贈金額只有幾分錢。

        同樣的情況還出現在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授漁計劃一幫一助學”項目等眾多第二日籌款額排名靠前的項目中。

        而另有很多項目并未顯示其捐贈明細,在有顯示的項目中,許多項目的捐贈明細中并未發現此類問題。

        鑒于有不少人懷疑此現象是盡可能多地獲取配捐的“刷單”行為,記者在9月9日凌晨3點,即第三日配捐尚未開始時再次進行觀察,發現深圳市愛佑未來慈善基金會“白血病我不怕你”項目在此時仍舊保持著非常高的捐贈人氣,其捐贈流水中仍舊不間斷出現眾多ID相同的捐贈,金額大多以1.99元、0.01元、0.49元的低額度為主。而記者在該項目的捐贈欄中,并未發現符合這些低額金額的默認捐贈選項,更無法在捐贈頁面直接輸入小數點。

        而在記者觀察的短短8分鐘內,該項目的捐贈數據就從41297人次、64731.76元上升至42246人次、66512.18元,捐贈人次增加近千,捐贈金額增加近兩千。

        截至目前,騰訊尚未對此有明確答復,但有公益人士表示,許多類似行為并非募捐機構所為,有可能是對知名公益機構或項目的惡意攻擊。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副教授董強:
        99公益日的雙重危機


        99公益日經過短短三年,已經成為公益界名副其實的重大節日。中國絕大多數活躍的公募基金會和社會服務類機構都積極參與其中。阿里巴巴今年更是在99公益日之前,發起了“95公益周”。顯然,互聯網企業已經將競爭的戰場擴張到公益領域。在99公益日前夕,公益機構對其充滿了極大的期望,但是當99公益日結束之后很多公益組織卻充滿了失望與沮喪。這種過山車式的集體情緒變動其實暗含著雙重危機:騰訊的危機與公益界的危機。

        騰訊面對的危機

        危機1:配捐激勵效應正在減弱

        從2015年到2017年,騰訊每年都拿出配捐資金動員公眾捐款。2015年騰訊拿出了9999萬元,2016年騰訊拿出了1億9999萬元,2017年騰訊拿出了2億9999萬元。與此同時,2015年有2178個籌款項目,2016年有3643個籌款項目,2017年有6466個籌款項目。核算一下,2015年到2017年平均每個籌款項目能夠得到騰訊配捐資金分別為4.59萬、5.49萬、4.63萬元。盡管從籌款項目平均配捐額度來看,差別不大,但是從配捐時間來看,相比過去兩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今年99公益日的第一天由于騰訊平臺故障的問題,從9點開始就沒有配捐。在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是在半小時之內當天的配捐資金全部配完。如此短的配捐時長,使得配捐激勵效應出現很大程度的消減。

        危機2:公益組織出現的套捐現象

        對于大多數公益組織而言,動員公眾捐款的能力畢竟有限。從過去的2015年和2016年,都存在著一定數量的公益組織套捐的行為,從而能夠得到騰訊和其他企業的最高額度的配捐資金。由于公益組織的套捐行為相對比較封閉,騰訊也無法得到相關的證據證實哪家公益組織存在著套捐行為。顯然,騰訊對于公益組織的套捐行為缺乏制度上的規制。

        危機3:多個公益項目首次出現疑似機器人刷單

        根據《公益時報》的報道,上海真愛夢想基金會、中華兒慈會、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多個籌款項目都出現了疑似機器人刷單。盡管目前看來,這樣的疑似重復刷單性小額捐款還沒有看出對騰訊平臺的負面效應,但是對于上述基金會的籌款項目無疑帶來了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豆鏁r報》的這篇報道得到了大量的轉發,說明了這一點。到目前為止,騰訊并沒有對此現象給出調查解釋。

        公益界面對的危機

        危機1:公益界缺乏與騰訊有效對接與協商的機制

        從2015年到2017年,公益界對于99公益日的參與呈現出個體化的特征。對于影響近萬個公益組織的平臺型事件,公益組織沒有形成一個代表公益界整體利益的協調機構,向騰訊表達公益界的集體訴求。在過去兩年,一定數量的公益組織對于騰訊不斷修改配捐規則、不向公益組織公開公眾捐贈人的相關信息等訴求并沒有傳遞到騰訊,并對其產生制約作用。

        危機2:公益組織的熟人籌款難以真正走向陌生公眾籌款

        國內公益組織的籌款歷史經歷了從過去以國際NGO為主,進而轉移到以國內基金會、政府、企業、公眾等多元籌款主體的發展。應該說,大多數國內的公益組織對于公眾的籌款歷史無論是在線下還是在線上都是非常短暫。當公益組織始終面臨著資金壓力的時候,騰訊99公益日伸出了橄欖枝,公益組織為了在99公益日籌得更多的資金,大多數都是動員公益組織周圍的親朋好友等熟人關系。這樣一種熟人關系如果長期連續性的籌款,必然會出現高比例的衰退。因為支撐這樣的籌款背后不是認同籌款項目理念,而是基于人情、面子等關系資源的交換。這樣的交換從本質上來說就無法實現重復性捐贈。

        危機3:公益組織正在弱化社會動員的能力,抽離成了資源動員與投放的能力

        公益組織缺乏資金是世界性的普遍問題,無論是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我在美國訪學期間,走訪了多個公益組織,都在講述機構的資金不足的問題。但是我對美國的公益組織觀察,他們當然非常重視籌資,但是這些組織更加重視機構的支持者與服務群體,而且支持者與受助群體要么是同一群體,要么是居住在同一區域。因此,美國公益組織的支持人都具有長期性特點,并且與受助群體保持著長期的“面對面連接”。99公益日無疑對于公益組織的籌資有著重要的意義,但是在另一個層面上拉大了公益組織支持者與受助群體的空間距離,實現了相互之間的“虛擬連接”。這樣,公眾支持者就會想當然地將每年短短三天看做是支持公益組織就足夠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公益組織花好錢的事情了。在99公益日的無形塑造下,公益組織弱化公眾支持人與受助群體的“空間連接”,更為看重公眾的捐贈能力,而不是公眾的參與能力。無疑,這樣的公益組織被簡化成了公眾資源動員和投放的機構。

        亚洲AV中文字字幕乱码
        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