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主頁 > 人物觀點 > 正文

        強制報告制度充分彰顯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

          強制報告制度是指有關主體在未成年人受到或者疑似受到不法侵害時,向專門的機構或者個人報告,從而使侵害未成年人的行為得以規范化、及時性處理的制度。該項制度主要涉及到報告主體、報告內容、受理機構或者個人,以及受理后的處理程序等事項??梢哉f,未成年人強制報告制度在法理方面具有深厚的基礎,是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的具化。在實踐中,更符合保護未成年人利益的切實需要。在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上,最高檢工作報告顯示,通過強制報告辦理侵害未成年人案件1657件,對未履行報告義務促整改、追責459件,有效推進未成年人權益保護。

          一起案例與侵害未成年人

          強制報告制度

          2019年下半年,秦某在某平臺貼吧搜索有當演員想法的未成年女性,冒充知名導演添加對方QQ、微信等聯系方式,隨后以檢查身體是否有疤痕等名義要求未成年女性拍攝、發送裸照、裸體視頻,待時機成熟后再以送工作證、簽訂演員合同名義要求見面,在見面后奸淫未成年女性。2020年7月,秦某添加山東省蘭陵縣12周歲女孩曉蓉(化名)聯系方式,2021年1月3日約定見面。在曉蓉乘坐出租車見秦某途中,出租車司機了解到這一情況。由于山東省蘭陵縣檢察院在前期曾經在相關從業人員中廣泛宣傳過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于是出租車司機向公安機關報警。蘭陵縣公安局民警及時趕至賓館,將欲行強奸的秦某當場抓獲。

          2020年5月,最高檢、教育部等9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的意見(試行)》(下稱《意見》),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在本案中,正是強制報告制度為及時偵控創造了前提條件。

          具體體現為:在本案的后期糾正階段,蘭陵縣檢察院向公安機關制發行政公益訴訟檢察建議,要求公安機關對轄區內旅館業的實名登記入住進行監管,并不定期抽查。同時,加大對違規經營行為的處罰力度。這體現了檢察機關保護未成年人的主體責任意識。而且,在本案案發后,蘭陵縣檢察院及時介入,提出取證意見,將扣押的犯罪嫌疑人手機內的照片、視頻、聊天記錄等予以固定。針對犯罪嫌疑人供述其在云南等地騙奸多名被害人的情況,檢察機關建議偵查機關及時赴云南等地調查取證,為后續順利提起公訴奠定基礎。上述方面都體現了強制報告制度中檢察機關的監督主體職責,這不僅是檢察機關法律監督角色的體現,也是其社會公益維護者角色的彰顯。

          強制報告制度的

          域外比較考察

          大陸法系國家的強制報告制度。大陸法系強制報告制度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國家是德國。德國未成年人強制報告制度包含在兒童保護法和民法之中,二者互相結合,共同組成保護未成年人的強制報告制度體系。在德國《聯邦兒童保護法》中,強制報告的義務主體主要是從事公共事務的專門人員,報告的內容或者事項主要是未成年人最大利益被威脅或者侵害。但是,德國強制報告制度并未規定報告義務主體不報告或者疏于報告的法律責任,因此,也就沒有了制裁性的法律后果。在歐陸的西班牙等國,也建立起相對較為完善的強制報告制度,其中,西班牙家庭暴力分級處理措施比較有特色,即未成年人被家庭暴力侵害之時,在案件被受理后,未成年人保護專員會對未成年人的被害進行評級,高風險的原則上將其從家庭中帶走,送交專門機構安排,低風險的則針對性地采取心理輔導、家庭教育等支持措施。

          英美法系國家的強制報告制度。強制報告制度最早發端于美國?;诩皶r有效保護未成年人利益的需要,20世紀60年代年美國兒童局制定了《示范報告法》,這是當時美國各州建立強制報告制度的基本法律依據。在美國,大多數州都通過專門的立法規定了強制報告義務的處理程序,相關責任主體只要有理由相信或者有理由懷疑發生了侵害未成年人的事件,如果不報告或者疏于報告,根據未成年人被侵害的內容或者程度,就會承擔相關刑事責任、民事責任等制裁。在英美法系國家中,譬如加拿大、南非等國家,在強制報告制度的內容方面,對被性侵未成年人保護最為嚴密,報告主體范圍最廣,規定所有人都有報告的義務,而不只是限于特定的機構或者個人。

          對于強制報告制度而言,即使在歷史傳統、文化習俗及社會心理等方面,兩大法系國家存在著一定的差異之處,但也存在一定的共通之處,這說明強制報告制度具有一定的普遍適用的特點。首先,強制報告制度具有強制性??疾飕F代國家的強制報告制度,發現都較為鮮明地突出了強制性的特點。這說明強制報告制度是一種法定的責任或者義務,是不容選擇或者回避的。其次,強制報告制度具有綜合性。其是一項比較系統的工程,既牽涉到國家機關,又可能牽涉到社會中的每個人。強制報告制度不僅是一項預防性制度,也是一項干預制裁性制度。因此,強制報告制度作用的充分發揮需要這個綜合性系統內的各個因素共同發揮作用,包括強制報告主體的信息收集、信息提供、相關機構或者個人的受理或者采取應對措施等,這都不是某個人或者某一機構所能完成之事??梢哉f,唯有如此,才能及時、有效地對侵害未成年人的事件進行干預。

          強制報告制度的法理基礎

          第一,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是指在法律、司法實踐及社會公益活動中,一切都要以未成年人利益為基本出發點及最終追求,在其他利益與未成年人利益發生沖突之時,未成年人利益應當處于更為優先的位置。1989年第44屆聯合國大會第25號決議通過的《兒童權利公約》,正式將兒童確立為權利主體,并確立了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梢哉f,在所有的未成年人保護理念中,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處于核心或者中樞的位置,其他未成年人保護理念都圍繞該原則展開?,F代國家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律制度也都是該原則的法律具化。

          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具有綱領性及概括性的特性,特別是在侵害未成年人強制報告制度中,該原則可以最大限度地擴展未成年人生命、健康、發展等權利的范圍。該原則在與其他價值理念沖突時,具有優先性,能夠擺脫其他理念的約束,為保護未成年人實踐提供最高的理論方面的支撐,這對防止未成年人受害或者二次傷害不無裨益。

          第二,國家親權理論。未成年人存在天生的弱勢,生理與心理發育皆非完全健全,同時,未成年人被侵權具有隱秘性強等特點,其在成年人社會中屬于易受侵害的群體。在現代法治國家中,未成年人屬于重要的權利主體,對未成年人權利的保障一直是現代法治重要的追求之一。此外,特別是在現代國家,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并不完全是一種私人問題,危害未成年人權益被置于和貧困、吸食販賣毒品等危及社會秩序的重大問題并列的地位,因此,這種重大問題也需要國家介入來解決。同時,國家作為主權者也有義務來保護未成年人的重要福祉。

          國家親權體現了國家和未成年人之間的一種特殊關系。國家親權的核心意旨來自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其是為保障未成年人最大利益而確立的。國家親權是國家的一種責任或者義務,具有一定的福利性質。這是在家長不能很好履行其保護義務時國家給予未成年人的特殊關照。國家作為未成年人利益的最高監護人,以“國家親權”代替傳統的“家長親權”??梢哉f,在現代意義上,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國家親權是私法公法化的結果,也是國家介入私人權利的一項必然的選擇。

          根據國家親權理念,在未成年人被侵害時,國家相關專門機構或者人員具有強制義務予以報告或者處理??梢哉f,國家親權理念是強制報告制度的關鍵法理淵源,而強制報告制度則是國家親權理念的重要體現。

          第三,傾斜性保護理念。原則上,現代國家實行法律平等保護原則,但是,未成年人本身屬于弱勢群體,更易受到傷害。即使從未成年人父母的角度來說,未成年人與其父母權利或者意志也可能產生沖突,從而使未成年人的利益成為犧牲品。這就要求現實地承認未成年人的天生差異,從而通過相關法律制度或者措施區別配置資源,確立未成年人的特殊法律地位。如此,通過彌補未成年人天生的弱勢之處,以法律傾斜性保護來實現未成年人的最大利益,從形式公正轉化為實質公正。

          目前,我國在借鑒國際公約及其他現代國家強制報告制度的基礎上,在2020年《意見》中明確建立了強制報告制度。這說明強制報告制度已經成為我國檢察機關及其他相關國家機構關注的重點。2021年6月施行的未成年人保護法第11條規定了強制報告制度,以法律的形式確立了未成年人強制報告制度。具體而言,我國強制報告制度具有如下價值:

          第一,我國強制報告制度基本符合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根據《意見》規定,對于涉及性侵、虐待、拐賣未成年人等9類應當報告的事項,國家機關、法律法規授權行使公權力的各類組織及法律規定的公職人員,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的各類組織及其從業人員負有報告的義務,如果發現符合報告的情形,相關責任主體應當報告??梢哉f,在強制報告的主體范圍、強制報告情形的廣泛性以及在報告主體未履行報告職責應承擔的法律責任等方面,都體現了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

          第二,強制報告制度實現了對未成年人的傾斜性保護。這是一種通過法律強制方式來保護未成年人最大利益的方式。通過強制報告制度,將法律資源、社會資源更多地向未成年人傾斜,實現未成年人保護的資源最優化配置,從而能夠促使相關機構或者人員對未成年人承擔起更多的法律及社會責任,提高未成年人被侵害的發現幾率,提升未成年人被侵害救助的及時有效性。

          第三,制定并實施強制報告制度是我國積極履行國際公約規定義務的體現。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9條規定:成員國應采取保護性措施避免兒童遭受虐待,這類保護性措施應酌情包括采取有效程序以建立社會方案,向兒童和負責照管兒童的人提供必要的支助,采取其他預防形式以查明、報告、查詢、調查、處理和追究前述的虐待兒童事件,以及在適當時進行司法干預。我國屬于該公約的簽字國之一,根據條約必須遵守原則,應當制定強制報告制度并實行之。在現代國家中,保護未成年人生存權本身就是社會文明的組成部分。這不僅是一項國內法的基本法律義務,也是國際條約規定的應當履行的國際法義務。從與國際接軌以及提高我國保護婦女兒童的國際聲譽的視角看,制定并實施強制報告制度也是我國履行國際義務以及體現大國擔當的一項重要法律作為。

         ?。〒稒z察日報》)

          /文

          宋遠升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

        網站編輯:
        亚洲AV中文字字幕乱码
        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