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主頁 > 聚焦冬奧 > 正文

        進入“閉環”前后:北京冬奧志愿者如何煉成

        ▲志愿者與德國代表團成員合影。(受訪者供圖/圖)

          全文共4916字,閱讀大約需要10分鐘

          大多數申請人沒能等來成為賽會志愿者的機會。2021年10月,北京冬奧組委在給志愿者申請人們的信中寫道,根據疫情防控政策調整了賽會志愿者的崗位設置。入選者絕大部分為京冀兩地高校的師生,此外還有醫生、技術工作者等專業人士。

          經常要與外國記者打交道的賈婧梟,接受了有關國際新聞媒體現狀的培訓。來自北京急救醫療部門的老師會教授志愿者AED除顫和心肺復蘇技術。各個國家有什么文化禁忌在授課范疇之內,防疫規范是一門單獨的課程。

          各國代表團選手和志愿者交換徽章,曾是一項“傳統節目”。本次冬奧會為避免人員近距離接觸,在冬奧村新設了一面徽章交換墻。代表團成員將自己的徽章掛在墻上,再取下墻上的另一枚徽章,就算完成了交換儀式。

          本文首發于南方周末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文|南方周末記者汪徐秋林

          南方周末實習生施嘉翔

          責任編輯|譚暢

          拿著96小時內兩次核酸陰性的報告,帶上冬奧會制服和洗漱用品,坐在窗戶緊閉的志愿者專用大巴車里,行駛在北四環的冬奧會專用車道上,2022年1月24日清晨,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學院研二學生賈婧梟與其他志愿者們一起進入了北京冬奧會的閉環。

          這是賈婧梟正式成為北京冬奧會專業志愿者后,第一次來到自己服務的場館——“冰立方”。在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期間,她會在冰立方的媒體工作間為前來報道的外國記者提供包括翻譯、咨詢、網絡、指示等各項服務。

          “一開始我一直在媒體工作區活動,沒見到‘冰立方’的比賽場地,但從26日開始,我們就開始熟悉場地,與其他區域的志愿者相互配合、預演提問了。”1月26日,賈婧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個由“水立方”改建成的運動場館,將在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期間承接冰壺和輪椅冰壺的比賽項目。根據國際奧委會通用的分區規則,身為新聞運行助理志愿者的賈婧梟有所屬的注冊分區,要在崗位上履行職責,不應隨意在場館走動,賽時無法親臨現場,只能通過記者工作間的電視觀看比賽。

          賈婧梟介紹,加上場館運行團隊P類人員(國家(地區)奧委會類別人員)、志愿者、合同商等在內,整個冰立方大概有1700多名工作人員。作為志愿者的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顆小小的螺絲釘”。據媒體報道,2022年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期間,將有近兩萬名志愿者在閉環內的39所場館和冬奧村里,服務各國代表團、媒體工作者和各項賽事,為他們提供語言、生活、工作向導等各方面服務。

          奧運志愿者的雛形,可追溯至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運會,一些不圖物質回報的人參與了奧運會組織的外圍工作;到了1980年普萊西德湖冬奧會上,6703名由商人、教師、家庭主婦、學生等不同背景人群組成了第一支正規志愿者團隊,至此,奧運會志愿者被正式納入奧組委會工作計劃。

          當時間來到2022年,由于新冠肺炎的防疫要求,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志愿者們的組成、培訓和工作與以往相比,都有了很大不同。某種程度上,志愿者是不可或缺的人力資源,被稱為“奧運賽事的成就者”。這屆主要由京冀兩地高校師生組成的志愿者團隊,將成為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成功舉辦的關鍵一環。

          1

          “如果運動員沒收到禮品包,

          你會怎么處理?”

          河北建筑工程學院大三的學生包怡茗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大一剛入學起,自己就為冬奧志愿者做準備了。“報名通道一開啟,我就報名了通用型志愿者。”

          2019年12月,北京冬奧組委面向全球招募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賽會志愿者。這份招募公告提到,賽會計劃招募2.7萬名冬奧會志愿者和1.2萬名冬殘奧會志愿者。據介紹,賽會志愿者分為通用和專業兩種,將為北京、延慶、張家口三個賽區及其他場所、設施提供對外聯絡、競賽運行、場館運行等12項服務。媒體報道顯示,截至2021年6月,賽會志愿者報名人數已突破百萬。

          但大多數申請人沒能等來成為賽會志愿者的機會。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冬奧會籌辦各方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和挑戰,2021年10月,北京冬奧組委在給志愿者申請人們的信中寫道,根據各場館(設施)的疫情防控政策,冬奧組委調整了賽會志愿者的崗位設置。

          南方周末記者觀察發現,入選的賽會志愿者絕大部分為京冀兩地高校的師生,此外還有醫生、技術工作者等具有相關專業知識能力的人群。

          按照選拔錄用程序,成為賽會志愿者,須經過資格審核、測試選拔、頂崗預分配、正式錄用幾個環節。

          從大一到大二,包怡茗記不清自己被面試了多少次。2021年上半年,她又參加了學校組織的筆試。因自己之前有過志愿服務的經驗,因此很多通用型題目,例如志愿者需要具備的品質,對她而言并不難作答。

          但更大的考驗來自英語口語,這是冬奧賽會志愿者們的基本要求。包怡茗提到,學校為此提前測試了他們的英語四六級成績。多輪面試期間,她也被要求用英語闡述自己關于冬季奧運會的想法。

          北京外國語大學2019級研究生王子晗和2021級研究生賈悅琪都申請了專業志愿者的崗位。王子晗回憶,學校一開始推薦志愿者時,部分崗位對英語能力有硬性要求,“英語六級580以上,雅思7分,托福100以上”。2021年6月9日,冬奧組委的選拔面試在北京外國語大學開展起來。

          候選人需要在面試開始前5分鐘抽題并做準備,面試時用雙語在三分鐘內作答。題目內容主要涉及通識和情景類問題,如志愿者權利與義務、志愿態度以及一些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王子晗抽到的一個題目是“當運動員受傷后,你會怎么去處理”,賈悅琪抽到的題目是“如果運動員問你,他沒有收到運動員禮品包,你會怎么辦”。

          彼時身處廣東佛山的德語專業學生孫文菊通過線上參加面試,她拿到的英文題目是“北歐兩項的訓練日程改變后,一位教練來找你抱怨此項變化對隊伍的影響時,你應該怎么解釋”。孫文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自己為了這次面試做了充足準備,接到面試通知,她就在網絡上找了《北京奧運會志愿者讀本》,并學習了志愿者常用英語等相關資料。

          此外,面試官還會問一些半結構性問題,如“能否有時間保證志愿服務”“為什么要參與冬奧會”“以后如何安排時間”等。“面試官用中文提問就用中文回答,用英文提問就用英文回答。”王子晗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賈婧梟則通過另外一種途徑入選:2020年10月,奧林匹克信息服務中心(OIS)要在京冀兩地八所高校招收10名英文體育記者。經過筆試和培訓后,賈婧梟沒能成為體育記者,轉崗成為專業志愿者。

          經過兩年多的選拔,河北建筑工程學院有兩千多人參與篩選,入選了四百多名志愿者;北京外國語大學有四千多人報名,最終派出志愿者近900名,其中大部分為專業型志愿者,為專業型志愿者派出人數最多的高校;中國傳媒大學派出志愿者近200名。

          “當時很多學生都報名了,我的3名舍友除了報名專業志愿者,還報名了通用型志愿者。但最后就我一人入選,我都不太好意思與她們分享自己的喜悅了。”賈婧梟回憶道。

          2

          線上線下加強培訓

          賈婧梟記得,從2021年7月份起,自己就開始進行網上培訓了。

          冬奧組委為通過測試的志愿者們開通了冬奧會業務系統的志愿者賬戶,志愿者們需要在網絡平臺上完成23個單元的課程,內容涵蓋交通、餐飲、禮儀、國際奧組委和冬奧會的介紹、賽事介紹、常用志愿者英語等各方面內容??赐晁械恼n程后,志愿者們還需完成線上考核。

          此外,志愿者們也會根據自己所在崗位,接受不同的線下專業培訓。

          王子晗回憶,自己作為冬奧會代表團助理崗位的志愿者,線下接受了四次課程。第一期課程是基礎知識類;第二、三期課程由冬奧組委請來的法國老師做案例分享;第四期的交通課程難度最高,因為實際工作中,每個代表團需要安排運動員在各個場館以及奧運村之間穿梭參加比賽,此外代表團還會有專屬車輛進行私人通行,因此,他需要學習、熟知所有的路線和方式,以此進行協助。

          經常要與外國記者打交道的賈婧梟,接受了有關國際新聞媒體現狀的培訓。教授這門課的老師是中國傳媒大學的教授,同時也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志愿者。在這堂課上,老師向賈婧梟談起了自己當年的經歷,和14年來中國國際地位及國際形勢的變化。“總體而言,當下的環境對我們更友好了。”賈婧梟這樣說道。

          除了專業知識,培訓還包含了應對突發事件和突發情況的內容。多位志愿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線下培訓里,來自北京急救醫療部門的老師會教授大家急救知識,讓大家學習AED除顫和心肺復蘇技術。此外,如何應對電視轉播畫面中的突發情況、各個國家有什么文化禁忌等,也在授課范疇之內。

          防疫規范同樣作為一門單獨的課程。所有志愿者都需熟知七步洗手法、如何佩戴口罩、戴手套的正確方法等。此外,志愿者們還需遵守“除了駐地房間內,全程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不能出閉環”等防疫規定。

          冬奧志愿者同樣需要進行體能的相關訓練。河北大學自2021年12月22日放假以來,一直組織志愿者們進行晨讀、800米跑操等活動。賈婧梟通過參與冬奧志愿者的培訓,也養成了每天跑步的習慣。

          “進入閉環前,每天跑步打卡已經成了我的生活習慣,盡管跑量不多,但也很高興看到自己身上和心態的轉變。”賈婧梟說。

          3

          冬奧會未開賽,志愿者已開工

          在河北崇禮,每個場館都會有自己的主責高校,來自不同學校的志愿者也會集中分布在各自的場館。華北理工大學負責山地新聞中心,河北師范大學負責頒獎廣場,而包怡茗所在的河北建筑工程學院是云頂滑雪公園的主責高校。

          2021年11月25日,相約北京2021/2022國際雪聯單板滑雪和自由式滑雪障礙追逐世界杯在河北崇禮的云頂滑雪公園開賽,包怡茗作為志愿者,參與了這場為冬奧會做準備的測試賽。

          被分配為VCC(場館管理通信中心)的志愿者后,包怡茗的主要工作是負責場館的通信管理。“調試、調度各領域不同的通信頻道。”在場館正式運行之前,VCC志愿者需要確保每一個領域的負責人在崗。每天8點半到9點,場館的工作由他們的點名開始;下午6點左右,場館的工作也由他們通知調度而結束。

          包怡茗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測試賽期間,4名志愿者分管了8個首臺。那一天,自己還請醫生為一位摔倒的運動員進行救助。她說,冬奧會正式開始后,負責VCC的志愿者數量會增加到原來的7倍。

          2022年1月23日凌晨五點,賈悅琪、孫文菊和王子晗坐上開往閉環酒店的大巴。那座位于北京六環之外的酒店能容納近6000名志愿者入住,除了北京外國語大學,還有來自北京工業大學、北京大學和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志愿者入住于此。

        2022年1月23日凌晨5點,北京外國語大學志愿者們出征前往冬奧村。(受訪者供圖/圖)

          多位志愿者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在剛進入閉環管理的頭幾天,志愿者團隊每天早上7點左右出門,會在下午傍晚時分或夜里返回駐地;待代表團們相繼入住、冬奧會正式開賽后,志愿者要推行早、晚兩種排班。賈婧梟說,賽事期間,自己的早班是早上6點到崗,15點30分結束,晚班則是下午2點30分到崗,24點結束。“我的崗位大多數時間是坐著,工作量也還好。”

          進入奧運閉環后,北京冬奧會代表團(NOC)服務中心的志愿者王子晗就開始為瑞士代表團協調各項事務。如瑞士代表團購買的簡易家具需要發往冬奧村時,車輛進入閉環需持特定證件。王子晗就要用培訓過的知識,幫他們在抵離窗口注冊車輛,拿到相關許可。

          賈悅琪與王子晗一樣,也是NOC服務中心的志愿者。她學習阿拉伯語專業,除了服務代表團需求,還作為冬奧村志愿者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承擔著為冬奧村志愿者們分發防疫物資、為志愿者答疑解惑、處理突發情況等工作。她需要隨時關注同學們的心理狀態和工作情況。“目前來看,志愿者們的情緒都比較飽滿,我們比較快地進入了工作狀態。而那些剛剛抵達冬奧村的運動員們,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熟悉環境。”

          4

          當防疫成為一種本能

          進入“冰立方”后,賈婧梟發現這里隨處可見感應式的噴霧消毒液,“就是要求我們謹記隨時洗手消毒”。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她正在閉環內的宿舍里。她說,防疫用的口罩“學校有、駐地有,場館里更有”,“在這個大環境下,佩戴口罩好像已成為了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在冬奧村,通用的支付方式是VISA和數字人民幣,現金交易不被鼓勵。每隔1到2個小時就會有人專門清洗電梯按鍵,志愿者和代表團的餐廳也被做了分隔。

          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到,每個志愿者都需要佩戴N95口罩、防護面屏和手套。閉環內的志愿者每天需接受一次核酸檢測,從宿舍到場館,志愿者們每天的生活“兩點一線”,此外還有專業團隊負責場地和駐地的防疫檢查。

          1月25日,孫文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自己剛剛領取了防疫物資,每人每天4個口罩,一共發了11天的量,她拿著幾大盒N95口罩、消毒液和手套。工作期間,他們還會隨身攜帶消毒濕巾,給自己和周圍人使用。

          但即便如此,孫文菊依然非常重視此次冬奧會的志愿服務。疫情之前,德語專業的她每月幾乎都有1-2次機會,參與中德之間的線下交流和語言翻譯服務。但2020年后,各國線下交流減少,她也很難再有類似翻譯和學習的機會了。

          “因此這次冬奧會的志愿活動,對我而言極其難得。”她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賈悅琪說,各國代表團的選手和志愿者們交換徽章,相互交流感情,曾是過去數十年里的一項“傳統節目”。本次冬奧會為避免人員近距離接觸,在冬奧村新設了一面徽章交換墻。來自各國的代表團成員將自己的徽章掛在墻上,再取下墻上的另一枚徽章,就算完成了交換儀式。

          1月25日,賈悅琪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那面交換墻已經啟用。目前已有徽章掛在了墻上。

        網站編輯:
        亚洲AV中文字字幕乱码
        1. <object id="mkaqk"><nobr id="mkaqk"></nobr></object>

          <center id="mkaqk"></center>
        2.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

          <th id="mkaqk"><option id="mkaqk"></option></th>